大家都在看

主页 > 展示中国 >为了专心而吃两年过动儿的药,孩子后来却拒绝继续吃药? >

为了专心而吃两年过动儿的药,孩子后来却拒绝继续吃药?

2020-06-15 来源:http://www.msc555sun.com 677
「台湾现在的教育,根本只是要学生安静,不管小孩怎样学习。教育是要用各种方法,教小孩懂,不是要小孩安静。」

为了专心而吃两年过动儿的药,孩子后来却拒绝继续吃药?

如果,跟孩子聊天兼玩耍,是我紧张的看诊生涯中的喘息,那一天与小齐的会谈,我鼻息间应是闻得满地雀跃的花香,还加上一点顽皮的麝香味。
身为大人,要与小小孩对话,只需起个头。小小孩容易卸下心防,嘴巴一张,舌头弹动如打开水龙头般,哗啦哗啦,家里的、学校的、父母不想让人知道的祕密……通通一泻千里,畅流个痛快。
但是,遇到十岁以上的孩子,尤其是上国中之后,青春期的大孩子。他们见到大人,头一摆,眼一斜。我们往往如打胶着战,问一句,答一句,气氛凝结。
我总得透过旁敲侧击、称兄道弟、晓以大义、温情加耍酷之后,如慢火温清酒般,才能缓缓开启与大孩子互动的大门,被邀请进入他的心房。
不过,小齐,今年十三岁,却是位让人惊豔连连的孩子。他完全没有青春期的彆扭,他一再让我拍案叫绝了好几回。

母亲带小齐来看诊,是因为老师向家长抱怨:「小齐经常打断我上课,我说东,他硬要插话说西,不然就是问些与考试无关的问题。我有进度的压力,他的行为已经影响到上课的秩序。」
小齐忙不迭地解释:「我只是上课时和老师辩论,像春秋时的晏婴啊。老师可以像齐景公一样跟我对话啊。干嘛生气?」
我哑然失笑,还真是遇到抬槓大王了,现在去哪里找到这种古典的现代小孩啊,竟然举「晏婴」为例。
「你知道吗?晏婴之所以是晏婴,是因为遇到齐景公,就像魏徵之所以能流芳万世,是因为遇到贤君李世民。只怕你们老师不是齐景公,所以,你也当不了晏婴,我看你没有被砍头,就要庆幸了。」
小齐毫不示弱,继续呛声老师:「台湾现在的教育,根本只是要学生上课乖乖听讲,保持静悄悄。教育,不是叫小孩安静,不要讲话,而是老师要用各种方法,教导我们,否则老师就不配在九月二十八日过教师节。」
哇!这孩子随便几句话,即命中台湾教育的死穴。不过,这番论调,恐怕老师肚量再大,也难以消受。

小齐妈妈说小齐不仅上课讲话干扰上课,还会伸懒腰,甚至站起来走动。
我等着听小齐再度发表高论。
「我们这种爱动来动去的小孩,才是主流,好不好?不爱动的是少数。我相信大部分的同学都想站起来动一动,大家不敢,只是怕老师处罚而已。
「上课真的很无聊,我坐不住、听不下去了,站起来走一走,才能专心啊。这是我帮助自己专心的方法。老师到底是要我专心听课,还是不要动?两者取其一,哪一种比较重要?」
我很清楚老师的答案只有一个,就是要你专心听课,同时不要动来动去。
小齐为了能符合老师的要求,曾经服用了两年过动儿的药。吃药后,真的比较会安静上课,但是,他后来拒绝继续吃药。
他说:「吃药,是控制你的身体,让你没有办法动、懒得动,不是会变专心,是会变得很懒、很累,懒到什幺事都不想做,累到像是中风一样。」
我第一次听到小孩把吃药后的不适感,形容成中风。他奇葩式的想像力,真是无所不在,无所不能啊。

老师还抱怨小齐下课时与同学互动会骂髒话,担心会影响他的人际关係。
我问小齐是骂什幺髒话,骂三字经吗?
他急忙否认:「我不会骂『嗯嗯嗯』(他竟然连三字经的字眼,都用「嗯」来代替!),我是骂『靠幺』。『靠幺』算髒话吗?」
我想起我家先生连筷子不小心掉到地上,也常会随口说「靠幺」,所以,实在很难认定这是一句髒话。
「没有同学会因为我骂靠幺,就不跟我玩。有趣比较重要。死板板的人,才会交不到朋友。大家都喜欢有趣、好笑的人,所以我有许多好朋友。
「有几个同学,嫌我吵,只要我一讲话,他们就会喊:『不要讲话!』这些叫我不要讲话的人,考试有考得多好吗?没有嘛,结果都只考五、六十分。只会死读书,没有用的。」
小齐的学业成绩虽非名列前茅,但也在班上前十名。
「我喜欢社会、生物,最讨厌数学,因为那个老是不准我说话的导师就是教数学的。他看我不顺眼,我当然也看他不顺眼,以眼还眼而已。
「我很用功,可是,读到要爆肝,也救不了数学。我的数学还是考得超级烂。老师教数学的时候,讲得很简单,都是基本题,但月考题目,却是变来变去。我看变到连妈妈自己都不认识它了。」
听到这里,我已经笑到前俯后仰,从哪里跑出个「数学题目的妈妈」来了。这孩子的聪明伶俐,恐非一般大人招架得了的。

望着小齐的母亲,看得出是一辈子循规蹈矩,尽心尽力做好每一个角色,温柔和善的女人。当她遇到小齐,会有捉襟见肘的窘困,也是意料中的事了。
「家里有其他的兄弟姊妹吗?」
我想,兄弟姊妹间,年龄相近,比较容易沟通,或许可以稍微弥补父母对小齐的不知所措。
等不及母亲回答,小齐先答了:「我是我们家第一个小孩,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小孩,我想应该也是最后一个了吧。对不对?妈妈。」无奈的妈妈,苦笑地点头。
「这样啊。难怪你说在家里很无聊,还是上学好玩。
「要爸爸妈妈陪你运动、打篮球,可能有困难,不过,也许平日在家,可以进行三个人能玩的活动,像玩桌游之类的。这样可以吗?」
「我妈妈不知道什幺是桌游。」
「没关係啊。你可以教妈妈啊。」我帮妈妈答腔。
不料小齐却说:「要我妈妈学玩桌游?嗯……可能下辈子吧。」

「我觉得我上课已经够专心了,只要能让我起来走一走,我会更专心。
「我有很多好朋友,没有朋友说我不礼貌,不跟我玩。
「老师不了解我,没有关係。可是,妈妈,你要了解我,好吗?」
小齐说这一段话时,表情不再眉飞色舞,是这一整个下午,唯一沉甸甸的一段对话。

与小齐和他的母亲道别时,小齐仍然不忘回头,高高伸出右手与我击掌:Give me Five!
希望小齐母亲能牢记临走前,我告诉她的一段话:「请好好保护小齐能言善道的能力。虽然现在小齐被老师嫌弃,但长大以后,会是他与众不同的最大亮点。」

为了专心而吃两年过动儿的药,孩子后来却拒绝继续吃药?《带孩子到这世界的初衷:李佳燕医师的亲子门诊》

作者简介为了专心而吃两年过动儿的药,孩子后来却拒绝继续吃药?

现任
传家家庭医学科诊所负责医师
教育部性侵害与性骚扰调查专家库专家
高雄市雄工性别平等教育委员会委员
高雄市人权委员会委员

经历
高雄医学院家庭医学科主治医师
成立「还孩子做自己行动联盟」
成立全国第一个「妇女友善医疗伦理委员会」
行政院妇女权益促进委员会委员
内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员会委员
高雄县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员会委员 
高雄市妇女新知协会理事长 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信誉官网|分享掌机|风暴风暴|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娱乐开户 申博sunbet娱乐网